中國一拖集團前副總工程師劉壽蔭:不愿留在美國 不愿去臺灣 一天的路程他走了5年 只為做一件事情

發布時間:2019-08-30 13:53    來源:洛陽日報
 

關鍵詞:中國一拖 東方紅拖拉機 機耕地作業 農業機械化 農業裝備

摘要:說到共和國第一臺履帶拖拉機、第一臺手扶拖拉機、第一臺輪式拖拉機……不得不提到一位中國農機發展史上的傳奇人物——中國一拖集團前副總工程師劉壽蔭。放棄國外優越生活、沖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國,來到位于洛陽的一拖埋頭苦干,用尺和筆勾勒數個“共和國第一”……這位去年剛剛過世的老人,是一拖建廠初期首批海歸之一。他用最質樸、最堅決的行動,在火熱的實踐中彰顯愛國之情、詮釋報國之志,書寫無愧于祖國、無愧于時代的動人篇章。

  說到共和國第一臺履帶拖拉機、第一臺手扶拖拉機、第一臺輪式拖拉機……不得不提到一位中國農機發展史上的傳奇人物——中國一拖集團前副總工程師劉壽蔭。

  放棄國外優越生活、沖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國,來到位于洛陽的一拖埋頭苦干,用尺和筆勾勒數個“共和國第一”……這位去年剛剛過世的老人,是一拖建廠初期首批海歸之一。他用最質樸、最堅決的行動,在火熱的實踐中彰顯愛國之情、詮釋報國之志,書寫無愧于祖國、無愧于時代的動人篇章。

  心系中華,五年回國路見證赤子之心

  從美國到中國,如今乘飛機只需不到一天時間;而在20世紀50年代,劉壽蔭的這條歸國路卻走了5年。

  1924年,劉壽蔭出生于西安。1948年,24歲的劉壽蔭大學畢業,從南京考入美國斯坦福大學攻讀碩士,后轉至奧立岡州立大學。劉壽蔭的父母是留美、留日知識分子,后來定居臺灣。

  新中國成立后,身在國外的劉壽蔭內心涌動著越來越強烈的報國熱情。他和家人聯系,說畢業后不想留在美國,也不想去臺灣,他想回到祖國大陸,改變中國農村“二牛抬杠”的落后耕作方式,讓中國用上最先進的拖拉機。

  1951年,劉壽蔭獲得美國奧立岡州立大學科學碩士學位。正當他準備回國一展身手時,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政府一紙對“紅色中國”的技術封鎖禁令,讓他的回國夢想遙不可及。無奈之下,劉壽蔭來到美國萬國拖拉機公司,一邊擔任新產品部設計工程師,一邊等待回國的機會。

  1955年,美國移民局突然通知他,可以回國了!后來劉老才知道,是美國為了換回朝鮮戰場上的戰俘,才同意放他回國。

  當時,中美沒有空中航線,到日本中轉可能被扣留送往臺灣。劉壽蔭采取了“曲線救國”的方式——繞道歐洲。

  劉壽蔭來到西德奔馳公司位于斯圖加特的重型和農用機械制造廠擔任工程師。在應聘時,劉壽蔭特意把合同期定為最短的一年。

  1956年,劉壽蔭“作別西天的云彩”,先在柏林坐地鐵秘密從西德來到東德,登上開往莫斯科的火車,再從蘇聯回到中國。

  火車抵達中國境內的滿洲里站時,天空飄著小雨。走下火車,劉壽蔭看到了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一剎那眼淚禁不住地往下流!

  至誠報國,用尺和筆建功多個“中國第一”

  1958年,第一拖拉機廠的建設還在緊張進行中。這一年的7月20日,新中國第一輛拖拉機披紅帶彩駛出一拖大門。

  然而,這臺“手摳出來”的拖拉機,尚未實現機械化大批量生產。在一拖即將投產之際,由于中蘇關系交惡,拖拉機制造人才極其短缺。

  在美國讀過工程碩士,又在萬國拖拉機公司、奔馳公司工作過的劉壽蔭,響應國家號召,來到當時只有8萬人口的小城洛陽。

  來到一拖后,劉壽蔭被分配到設計處工作。他和工人們一起,從早8點干到凌晨1點,晚上集體睡在廠房。沒有制造機器的設備,就自己研究圖紙,自己制造。

  帶著當時世界一流的設計理念和技術知識,劉壽蔭為一拖設計了大量裝備,幫助設備調試安裝順利完成。

  開起來“嘣嘣”響的手扶拖拉機,是嵌入國人記憶的“國民拖拉機”。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這種經濟實用、風靡大江南北的手扶拖拉機的誕生,就有劉壽蔭的貢獻。

  從1959年到1962年,作為主要設計人員,劉壽蔭完成了我國第一代手扶拖拉機工農-7型的設計定型,使各地統一圖紙,在全國大規模推廣應用。

  這是真正由中國人自己設計的第一款手扶拖拉機。由于劉壽蔭對標當時國際先進水平進行設計,在田間性能試驗中,人們發現這種拖拉機性能優良、結構精巧、一機多用、燃油經濟,工效比牛耕提高5倍到6倍,尤其適合路狹橋窄、田塊分割、坡陡壟小的廣大鄉村,加上物美價廉,深受農民歡迎。改革開放之后流行大江南北的手扶拖拉機,依然留有當初工農-7型的影子。

  歸國后,劉壽蔭先后主持或參與設計制造了新中國第一臺履帶拖拉機、第一臺手扶拖拉機、第一臺輪式拖拉機、第一臺壓路機、第一臺665軍用越野汽車等產品。在糧食短缺的年代,“東方紅”拖拉機完成了中國60%的機耕地作業,成為中國農業機械化的代名詞。

  無怨無悔,坦言“沒有比現在更好的人生”

  曾有人問過劉壽蔭老人這樣一個問題,“假如留在美國,留在奔馳,或者去了臺灣,會是怎樣的另一種人生?”

  劉壽蔭回答,回到祖國大陸,工作生活的條件雖艱苦,但在他和同事們的努力下,中國人開上了自主設計的拖拉機。他從來沒有覺得苦,反而覺得幸福。“沒有比現在更好的人生!”劉壽蔭語氣平和而堅定。

  作為貢獻卓越的專家,劉壽蔭和其他專家一起,將中國和發達國家的農業裝備制造水平拉近了至少50年。

  但他淡泊名利,對國家從來沒有提過特殊要求。1994年退休時,劉壽蔭夫婦住在中國一拖23號街坊一棟老居民樓內。1951年,劉壽蔭在美國已經開上雪佛蘭轎車;但在洛陽,他的代步工具始終是一輛自行車。

  退休后的劉壽蔭退而不休,返聘中國一拖繼續搞研發,經常到書房中,在設計圖板上工作。在他77歲即退休7年后,還發明了一種擺足式推力管結構的新型農用車,并獲得2項國家專利。

  劉壽蔭內心唯一的遺憾,是父母。1960年,當他克服重重困難、滿懷喜悅到臺灣探親時,已是“子欲養而親不待”。望著遺像中父母溫和的目光,劉壽蔭失聲痛哭。

  如今,劉壽蔭等一拖老一輩“海歸工程師”已成為彰顯愛國奮斗精神的標桿和榜樣。

  因為他們,中國一拖成為國內唯一能夠自主批量生產20馬力至400馬力全系列輪式和履帶拖拉機的農機企業,讓國人端牢“中國飯碗”;

  因為他們,中國一拖研發出了打破進口產品壟斷的動力換擋拖拉機,讓中國拖拉機制造水平趕超世界先進;

  因為他們,中國一拖成功收購法國先進的農機廠,把“東方紅”拖拉機賣到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

  如同一朵奔騰的浪花,在時代洪流中留下閃亮的身影。矢志報國、實干創業的劉老,斯人雖逝,精神長存!

  (張銳鑫)

(責編:)

相關新聞

孫勇:2020年中國汽車市場下滑或為5%

12月26日,在由《中國汽車報》社有限公司、中共蘆溪縣委員會、蘆溪縣人民政府主辦,天津大學中國汽車戰略發展研究中心、天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部承辦的“2019中國汽車零部件產業發展峰會暨第16屆全國百家優秀汽車零部件供應商頒獎典禮”上,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家、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專家、中德諾浩汽車教育研究院院長孫勇深刻地探討了當前中國經濟形勢與未來汽車市場的發展趨勢。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直播